清华大学周宇健:广厦千万间

作者: [db:作者] 分类: 逛逛 发布时间: 2018-11-26 19:54

“新年代新青年我与改革开放征文活动”征文周选第二周当选展现

清华大学周宇健

《广厦千万间》

姥姥寓居的楼三层高,八十年代时是县里最高的一批居民住所之一,当今墙面裂纹纵横,几近列入危楼,不时有拆迁音讯撒播。路途对面是七层的楼房,再隔两条路,是十七层,一小时车程的市里,更是不知多少楼房大厦拔地而起。

小时候一放学便去姥姥家,一栋楼五个单元,三四个同龄玩伴,在宅院里纳凉白叟的和闲话父辈们的凝视下,捉迷藏,过家家,吃上五角钱的冰棒算是一大犒赏,老一辈们评论的论题不外乎家长里短,接班下岗,邻里皆是熟识的,也都处于差不多的经济水平,当今几家搬走,几户迁来,有的小富,有的大贵,虽年月斑斓在大楼之外,但政府做了外墙保温,家家户户也在房里做了精装,早年被烧柴烧饭的烟气熏黑的白墙,封了炉灶再经粉刷后,现在整齐而洁净。

听母亲说幼时只要春节才能吃鸡蛋,家家户户的米饭只悄悄留给最心爱的儿女,剩余的要吃玉米面,尽管没有产生如“何不食肉糜”这样荒诞的问题,但却是怎样幻想不到那时的场景。

平房没有暖气,没有地热,更没有“小太阳”——要烧柴的,阿姨现在仍有春日里上山采野菜的喜好,许是那时养成的习惯了。平房最令人生厌的当地是旱厕,蚊虫鼠蚁不停,滋味也难闻,曾有幸“才智”过它的威能,几近憋到要抛弃生命才闭着眼睛去处理一次。当今再看,即使是家园东北的不知多少线小城,乃至不少村庄,业已寻不到几个蹲便,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舒适而清洁的坐便,自家卫生间还安装了淋浴器,足不出户便能洗个热水澡。

改革开放惠及千家万户,耳濡目染下如春风夏雨。身处年代变迁之中,中听的曩昔与目睹的现在是多么距离,祖国的开展令我与有荣焉,祖国的未来让我深感负重致远。但雄关漫道之前,青年一代必将拿好这接力棒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